17、游戏与童谣

  村里的学校是一个庙,破烂不堪,庙顶上长着蒿草和一棵小槐树。佛像早已不在,据说是被人偷走的。所谓的黑板就是一面墙,原先的香案当了讲桌。我和叶子在这庙里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  学校里一共二十几个学生,只有一个老师。老师叫石为明,他教给我们很多知识,从人,口,手,到乌鸦喝水,到神笔马良,再到离离原上草。坐在我和叶子前面的小孩叫胡豆,他就是输给我面具的那个倒霉蛋。

  操场上有个鸡窝,鸡窝旁竖着旗杆。一个冬日清晨,红旗下的母鸡下了个蛋(咯咯哒)。胡豆说烤烤吃,他的手里晃动着一盒火柴。我们这群孩子和改革开放一起成长,其特点是胆大,敢于创新。于是枯叶点燃了,蛋在灰烬里变的黑不溜秋。人多蛋少,只有几个大孩抢着吃到了一点点。贡献出火柴的胡豆坐在地上嘟囔出一串恶毒的话:逼,逼,逼,逼,逼。重复的是一个字,骂的却是五个人。

  小孩不骂人是不可能的。每个小孩都是骂人的天才。他们从中受到了性教育,也了解了人的身体。

  天上掉把刀,砍你娘的腰。

  天上掉根针,挑你娘的筋。

  天上掉剪子,插你娘的腚眼子。

  天上掉杆秤,称你娘的腚。

  在想象力丰富的孩子眼里,天上并不虚无,似乎什么都有,地上的娘便倒了八辈子血霉,不一会就体无完肤。唐诗宋词不过是押韵和对仗。中国文化有实用的一面。有时某一位才华横溢的小孩会突然说出一句精彩的话:天上掉件破褂子,烧你娘的嘴巴子。对方黔驴技穷,于是天上掉下只鸡(叨你娘的*),两个小孩开始打架。

  当时非常流行王八拳,也叫孬种拳,这套被中国武术遗忘的拳法威猛无比。然而其弱点在于下三路,扫荡腿,抓蛋,都能破解,有位小孩别出心裁的绕到背后,念声阿弥陀佛,双手合十向对方肛门猛的一捅,那抡王八拳的同学立刻跳起来,夹着屁股翘着脚尖嗷嗷的叫。

  我是玩石子和弹珠的高手,别的游戏就无法参加,只能在鸡窝旁看他们跳房,玩骑马打仗。山东小孩喜欢打架,所唱童谣充满粗犷豪迈。小孩站成两排,一个走出来叉腰喊道:

  高粱叶,

  当大刀,

  你的兵马尽俺挑!

  另一排也站出来一个小孩,高声喊道:

  关老爷,

  扛大刀,

  管哪营里把俺挑!

  双方齐呼急急令,杀,两个小孩便单腿蹦跳着扭打起来,输了的一方要做另一方的马。

  我站在鸡窝旁,正午的阳光之下,我的影子象一小堆垃圾,那一刻,连我的影子都不象我,更不用说我的灵魂。

  女孩子玩的游戏比较文明。跳皮筋,砸沙包,还有逮老鼠。逮老鼠类似于丢手绢,也是围坐成一个圈,拍手唱着歌谣:

  老鼠老鼠一月一,啧咂,猫来了。

  老鼠老鼠二月二,啧咂,没逮住。

  老鼠老鼠三月三,啧咂,还有哩。

  老鼠老鼠四月四,啧咂,跑远啦!

  时间在她们眼里变的很有诗意,一圈就是一月。很快她们学会了过家家,锅碗瓢盆树根菜叶摆了一地。胡豆把鼻涕抹在鞋帮上,嬉皮笑脸的凑过去问叶子,孩子有爹了不,需要个挑水的不?(看这小孩小嘴油的)叶子说呸,跳着朝他脸上吐了一口。她捧着小脸想了一会,抱起地上那两个头的泥娃娃跑过来,她捂着我的耳朵悄悄说,你才是这孩子的爹。她对我一笑。

  这一笑,让我感动了许多年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蜘蛛作品 (http://zhiz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